欢迎光临,天津市招商引资促进会网站!
了解更多我们的详细信息,请致电
15902216869
13672186169
022-23299923
  • 或给我们留言
  • 商务合作
    您的位置:首页 > 商务合作 > 商务合作

    当前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

    2022-02-11

    2021年中国宏观经济回顾

    2021年中国经济整体仍然呈现复苏态势,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第一,三大产业齐发力,相较2020年均稳步复苏,其中第一产业增加值全年同比增长7.1%、第二产业增长8.2%、第三产业增长8.2%,在强劲的出口带动下,制造业产值增长达到9.8%。第二,消费相比2020年明显恢复,成为经济复苏最主要的推动力。2021年,最终消费支出对GDP累计同比的拉动为5.3%,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65.4%,远远超过投资和净出口对经济的直接拉动作用。第三,经济社会运行平稳,消费物价保持较低增速。

    全年CPI同比平均微增0.9%,就业市场总体稳定。全国城镇新增就业1269万人,达到了1100万人以上的预期目标。从全球范围看,中国经济取得这样的成绩很不容易。中国经济2021年的增速为8.1%,这远超IMF最新一期世界经济展望预测的发达国家和新兴经济体平均预期增速(分别为5.2%和6.4%)。不管是包括美国、欧元区在内的发达经济体,还是除中国之外的其他新兴市场国家,2020年都无一避免地出现经济收缩,而中国在2020年取得正增长的情况下,2021年仍能维持较高经济增速实属不易。

    尽管如此,我国经济增速呈现明显的下行态势。2021年第三季度我国GDP增速仅为4.9%,与美国第三季度实际GDP同比增速持平,第四季度我国GDP增速仅为4%,远低于我国年初18.3%的GDP增速。经济增长回落的主要原因在于投资增速下滑,特别是合计占总固定资产投资近50%的基础设施投资和房地产投资的增速最近几个月迅速下滑,基础设施投资累计同比增速由年初的36.6%降至全年的0.4%,而房地产投资累计同比增速则由年初的38.3%降至全年的4.4%,这导致2021年总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跌至4.9%。

    从第三季度单季来看,投资对GDP的贡献为-0.03%,成为影响实体经济复苏的主要因素。除固定资产投资外,2021下半年的消费增速也有所放缓,消费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从一季度的9.79%下滑至第四季度的3.4%。消费增速放缓主要是因为下半年新冠肺炎疫情在多个城市多点散发,因此即便就业形势良好,全国居民实际可支配收入增速也保持在一定水平(8.1%),但疫情防控常态化还是改变了人们的消费习惯,压抑了以包括餐饮、住宿、旅行为代表的服务性消费需求,抑制了消费的强劲反弹。

    2022年中国宏观经济展望

    展望2022年,我们认为虽然经济下行压力增大,但如果疫情防控得当,且各项政策调整到位,中国经济仍有望保持5.8%的较高增速,同时也必须做好各种因素叠加、经济增速下滑至4.9%的准备。

    当前,我国货币和财政政策的空间相对宽裕,积极的逆周期调控政策将有助于经济企稳复苏。中美长短期利差仍保持历史高位,这意味着2022年即便美元开启加息进程,我国货币政策仍然有应对的空间。财政政策方面,2021年1—11月的财政收入累计增速高达12.8%,2020—2021年平均增速达到3.75%,与2019年的同期值基本持平。此外,截至2021年10月,地方政府专项债使用额度仅为81%,而2020年同期专项债额度几乎用尽,这主要源于财政部强化专项债资金使用管理,对专项债项目的审核把关趋严。

    2021年12月6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2022年稳增长的重点工作任务,预计2022年政府财政和货币政策都将更加积极,全年一般财政赤字率约为3%,专项债的发放也将更加积极。根据2021年前三季度数据,新增专项债中近半数投资于交通、市政等城市基础设施,剩余的专项债被用于卫生医疗、教育等社会事业项目、保障性住房,以及能源、物流等重大基础设施项目,这将成为政府逆周期调控的重要工具,有力地支撑基础设施投资的触底反弹。

    预计在积极的财政和货币政策支持下,基建投资和制造业投资将企稳回升,2022年固定资产投资总体增速将升至8%,超过2019年5.4%的疫前水平。除了更有作为的政府通过扩大基建投资和政府消费支持经济复苏,居民可支配收入的增长也将成为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2021年全国居民实际可支配收入增长8.1%,与全年GDP增速(8.1%)持平。农村居民收入较低,边际消费倾向超过城镇居民,收入的提升将有助于提振消费,进一步稳定经济。

    值得关注的是,2021年以来民营工业企业的利润增速一直维持较高水平,1—11月民营企业利润增速达12.9%,民间投资增速也同比增长7.7%。民营经济吸纳了80%以上的就业,民营企业的稳定发展是中国经济社会复苏的关键,也是中等收入群体得以不断提质增量、消费市场得以稳步复苏的前提。预计2022年,在民营经济发展稳健、收入分配不断优化、疫情得到有效控制的前提下,我国消费增速将较2020—2021年的平均增速有所回升,约为7.0%,起到宏观经济稳定器的作用。

    2022年我们也需要提防影响经济复苏的多种因素,若内外部风险交织,将可能使经济增速跌至4.9%。

    第一,走出新冠肺炎疫情仍然存在较高的不确定性。病毒的不断变种使得疫情防控要求进一步趋严,这深度改变了居民的工作和生活习惯,也将压抑居民的消费需求,特别是旅游、餐饮、交通等服务型消费需求。此外,海外经济复苏将对我国出口企业造成一定的竞争压力,这将挤压我国制造业企业的出口份额和利润,进而影响居民就业和收入增长。在比较悲观的预期下,假设疫情永久性地改变了居民消费习惯,使得2022年我国居民消费增速降低1.5%,这将拖累经济增长0.4个百分点。

    第二,房地产企业的风险能否得到有效化解仍然存在较大不确定性。当前在较强的政策约束下,大量房企收入下滑,而债务,特别是外债规模却不断扩大,还债压力的提升对2022年新增房地产投资形成了较大的抑制。假设2022年房地产投资增速较2019年仍然存在3%以上的缺口,则GDP增速将被拖累接近0.25个百分点。

    第三,2022年世界经济,特别是新冠病毒疫苗接种情况较好的发达国家将迎来相对强劲的经济增长,美国将开启加息进程,这将挤压我国货币政策调控空间。更为重要的是,发达国家和包括印度、菲律宾、泰国等在内的新兴市场国家产能不断恢复,这将对我国出口企业形成较大的竞争压力。2022年我国进出口恐将难以维持2021年的强劲势头,若我国在国际市场的进出口份额同步收窄10个百分点,则会进一步拖累经济增长0.25个百分点。在以上三个风险点的共同冲击下,2022年的实际GDP增速可能将回落至4.9%。

    综上分析,我们认为2022年我国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将介于5.0%~8.0%、零售增速将介于5.5%~7.0%、进出口增速将介于10.0%~15.0%、宏观经济增速将介于4.9~5.8%的增长区间,能否实现较为乐观的5.8%的增速预期,取决于疫情反弹是否得到有效抑制、房地产风险能否有效化解、市场主体活力能否有效释放,以及对碳减排考核方式的选择能否准确认识和把握“碳达峰”“碳中和”的短期任务与长期目标之间的关系。